甲壳虫智能郑权:清洁电器卷来卷去不如去啃硬

 公司新闻     |      2021-10-31 02:19

  当科沃斯股价一年多时间从 17 元涨到最高 252 元后,所有一级市场投资人都震惊了,势必想在扫地机器人行业寻找出下一个十倍股。

  所以,基本只要在去年 8、9 月份完成融资的扫地机器人企业,到 12 月估值就普遍涨了 3-5 倍。今年前 8 个月,服务机器人领域融资事件已达 79 起,披露总金额超 238 亿元。

  明星项目更是涨幅惊人,云鲸在 2020 年先后完成了字节跳动领投的 A+ 轮、源码资本领投的近亿元 B 轮以及红杉中国领投的 C 轮融资等三次融资,估值在半年多的时间内从 4 亿人民币涨到 10 亿美金,翻了 15 倍之多。

  有公开数据显示,2021 年上半年,扫地机器人零售规模为 53 亿元,同比增长 39%;消费者对购买的预期价位也在提高,今年 Q1 的产品均价已经是 1914 元,同比上涨 384 元。

  为了更好的完成清洁任务,如今的扫地机器人已经长出 眼睛 和 大脑 ,把一系列用在航空航天、自动驾驶和智能手机上的技术 LDS 激光雷达、3D 结构光、dToF、AI 算法等搭载在了扫地机器人上。

  但即使技术看起来已经很酷炫,市场空间仍力十足,按照中信证券《机械行业扫地机器人行业专题》报告,目前国内扫地机器人在城镇家庭中的渗透率仍不足 8%。也正是如此,仍有不断的创业者涌入这个赛道。

  今年 1 月,曾任职于微软和绿米联创的郑权也步入这片火热之中,创办家庭服务机器人公司甲壳虫智能。

  卷 是郑权描述行业现状时提到的一个词, 云鲸推出双滚盘拖地后,有些厂家就开始做双滚盘式的扫地机,这不是创新,而是一定程度的内卷。

  扫地机器人到了技术发展的瓶颈期了吗?消费者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扫地机器人?扫地机器人是智能家居的切入口之一吗?

  这一次,36 氪和郑权聊了聊,在过去,他有 16 年以上互联网 & 智能硬件产品经验,曾从 0 到 1 打造行业 Top1 的智能门锁爆品,单 SKU 突破 100 万台的出货量。对智能家居的画像、扫地机器人的想象和技术趋势,他有独到的见解和看法。

  整个想法的变动要从 2016 年说起,那个时候我还在微软,当时微软已经在工厂里面大规模的部署机械臂、视觉算法等等,整个工厂在机器臂及大数据算法管理下井井有条,我们觉得这些设备很酷,就畅想能否把这些自动化设备放到家庭里面,让家庭场景也长出眼睛和手,变得智能化。

  后来去绿米做了第一代米家智能门锁,正式接触了智能家庭场景,也同时打造了单品爆款的智能门锁。直到去年,在智能门锁业务相对稳定的情况下,感觉是时候再开辟一个新战场了。

  一开始的想法很单纯,比如能不能把机械臂用在扫地机身上,让这些机器去捡一些垃圾等等一系列的动作。

  但后来发现做这样一个产品,它离最终产品化落地还有很远的距离,还不能给用户带来真的价值,所以我们就决定从扫地机器人做起,把家庭服务机器人的这个大梦想缩小到清洁机器人上。

  36 氪:前几年大家普遍认为智能音箱是智能家居的切入终端,扫地机器人也有可能是智能家居的切入口吗?

  郑权:这其实是移动的和静态的一个区别。目前看来我们觉得智能家居其实不存在入口,只能说什么样的场景可能是一个好的切入点。目前来看,扫地机器人是实现人机共存环境的一个切入点。

  郑权:如果一开始就直接做家用服务机器人,那它在家庭里几乎什么都做不了。因为现在包括家居、家电在内的家庭设备,都是从人的交互角度去思考设计,如果机器人能够在家庭里面真正服务的话,整个家庭都需要做数字化改造。

  36 氪:提到智能家居,虽然给消费者提供了很多便利,但是也有消费者表示在使用感受上还远没有达到万物互联的状态,您认为真正万物互联的智能家居是什么样的?

  郑权 :现在的智能家居还处在非常初级的阶段,它只是后台的数据连接,没有设备与设备直接物理上的自主交互。

  假设我们在桌子上安装了一些芯片,可以做到自动抬升,但是谁去控制它,又是值得考虑的问题,但这才是真正智慧家庭的终局。

  我记得去年三星发布了一个带机械臂的机器人,但是根本问题仍没有解决:因为现在的大多数普通家庭生存空间仍然没有数字化,那么这个机器人就难以适应到用户家庭中,它在家里能做的事情就有限。

  郑权 :如果是终级形态的话,人应该是完全感知不到技术的,我们希望它像空气一样是必需品,但是你不会受到它的干扰,

  bob手机版官网下载

  简单来说,就是尽可能减少维护它需要花费的精力。一个理想形态的场景是,未来当你走进家门口的那一刻,家里面就已经是你想要的布局了。

  比如在扫地机器人行走的过程中容易碰撞到线,我们通过避障让它不会绕线或者卡死在什么地方,再比如清洁拖布,让它不需要人工再拿去清洗一遍,也可以减少存在感。

  首先是真干净,其次是线 氪:我们观察到扫地机器人的市场渗透率仍然相对较低,想提高渗透率,会从那些层面发力呢?

  郑权:渗透率确实还很低,目前仍然是很大的市场空间。可以用两个数据对比来看,第一个是全中国有证的房屋已经突破 4 亿,第二个是洗衣机一年可以达到 700~1000 亿的市场规模,相比起来,扫地机器人目前在国内的年销量还没有超过 150 亿,所以其实是非常大的可操作空间。

  首先,作为清洁类产品,清洁干净是消费者购买的最重要的一个因素。在清洁维度上面,市面上大多数扫地机还做不到比自己动手擦地更干净,除了洗地机,但它是手持的,无法真正的解放双手,这就涉及到了第二个维度,这个维度就是便捷。

  36 氪:我们注意到现在手持洗地机的价位可以达到 3000-4000 元,您认为为什么它可以在这样的高价下,还有消费者愿意买单呢?

  郑权:因为这是刚需。当我们回顾洗衣机的发展历史时,我们发现 19 世纪初洗衣机在发明时也面临了和扫地机同样的发展瓶颈。但因为时代和科技的发展,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增加了,对生活质量的要求也相对严苛。

  而 XWOW 晓舞全自动洗地机器人就是在扫地机的基础上,融合并提升了手持洗地机优越的清洁性能,做到了比人工清洁地面更干净的同时,在便捷性上做到 3~4 天不用维护。

  郑权:目前手持洗地机市场已经在打价格战了,现在很多品牌都有在进行售卖,这种情况下,市场价格就不是单一公司的定价了,而是市场调控的选择。但是问题在于,为什么大家都在做?因为解决的是消费者的痛点,这也是我们的创业初衷,做难而有价值的事情。

  36 氪:我们知道算法是不断通过场景、数据积累去革新的,那么对于做扫地机器人多年的企业,他们的算法已经相对很成熟了,那么在这个时候,您认为新品牌还会有优势吗?

  郑权:在工程实践的层面上,一些做的久的企业确实有先发优势。比如他们有大量用户群,可以通过大规模的用户数据做一些优化。

  在无明显差距的技术层面上来说,如果把现有成熟的技术用新的落地形式落实在产品上,比方说使用过程、使用效果、产品设计这些层面都有所突破的话,对于新的品牌来说何尝不是一次很好的机会。

  36 氪:从现在的市占率上来看,前五名在国内市场的占比已经比较大了,通常在购物倾向上,消费者会倾向于购买熟知品牌,那么对于新品牌来说的话,品牌塑造上应该做些什么呢?

  郑权:用一个四象限来去衡量整个清洁电器,纵轴代表便捷性,横轴代表清洁程度,我们发现在这个象限里面,这两年市场上推出的大部分产品都没有达到便捷和清洁程度都好的效果。

  36 氪:关于扫地机器人的创新上,有观点认为 扫拖一体 是模式创新,但更有护城河的是算法创新,您认可这样的观点吗?XWOW 晓舞的护城河是什么?

  郑权:分为两个方面来讲,我们在算法和结构上都会有创新。举例来说,比如为了实现加清水、排污水,我们需要在回冲对位上实现五点对位,但是通常来说扫地机器人是用两个充电极片去对接基站。

  这个时代没有所谓的护城河,只有保持聚焦在能够给用户带来切实的价值及更好体验的产品创新中,才能不被时代和用户抛弃。

  郑权:行业内的一些厂家都一直在努力做到清洁和便捷,比如最近出的很多新机器都是拖布不用手洗,同时双滚盘的拖地方式比以往的一块抹布粘在底壳的效果好太多,这个也是在清洁维度的尝试和努力。

  我希望甲壳虫智能的加入可以给消费者带来优质产品的同时,可以给整个行业带来新的交流窗口,一起为行业创造更多的可能性。

  36 氪:对于家庭清洁,会有很多犄角旮旯的地方,如何用一款机器人可以达到比人更干净的程度呢?

  郑权:这就需要结构设计,及传感器和算法的结合。我们是用的三条激光的 LDS 全局导航,但是普遍来说都是单点的激光或者红外做沿墙,所以我们可以沿墙或者障碍物贴得更近。

  36 氪:从消费者的角度,然后去考虑扫地机器人科技属性的话,您认为应该是把扫地机器人看作什么类型的产品呢?

  郑权:相比高科技产品,我会觉得扫地机器人更像家电。我们希望降低它的存在感,让它的家庭属性更强一些、存在感更低一些。

  郑权:会,下一款我会把它设计成真正意义上的终级产品,未来只需要这一款产品就可以满足不同区间用户需求了,不像现在需要很多不同的清洁电器。

  36 氪:然后刚刚我们提到了一个关于未来的智能家居的,然后包括物联网上的一些想法,您觉得您认为的未来的一个家庭服务机器人,它可以达到的一个样子会是什么样子的?

  郑权:我们看过的科幻片里的一切,也许在未来都会成真。回到家推开门的那刻,智慧家庭已经布置好了一些场景,整洁并一尘不染,坐到沙发上,一杯热饮已准备好,不怕做不到,只怕想不到。